当前位置: ub8优游平台 >> 走进景德镇 >> 人物述林 >> 陶瓷人物 >> 珠山八友

八大山人与民窑青花

发布时间:2019-05-22 【阅读次数:

椿鹿图轴

明代青花粗瓷碗

松鹿鹤青花瓶

柳禽图轴

青花人物罐

鱼鸟图轴

 

猫石杂卉图

有学者认为,明末清初,中国大写意画派巨匠八大山人,是从明代景德镇民窑的写意青花瓷上找到了灵感,并发扬光大。这绝不是空穴来风。艺术的本源存于民间,真正的艺术大家,往往是溯源而上,从而寻找到最后的汪洋恣肆。

八大山人一生的行踪,均为江西中部及北部,自二十三岁清兵占领南昌后退避新建,落发为僧,后又辗转奉新、进贤、永丰、贵溪、南昌、临川等地,最后定居南昌,可以说一直都生活在景德镇民窑青花瓷的氛围之中。明末清初,景德镇民窑瓷器已是天下百姓通用的生活用器皿,江西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。老百姓日常所用瓶瓶罐罐、杯碗盘碟等生活必备之物,基本上都是民窑青花,这种现象可以从墓葬考古出土的资料及民间收藏中明显看出。前些年,在南京玉带河出土了一批青花缠枝和云气纹粗瓷碗,据考证产自明代景德镇瑶里古窑区。专家们很惊讶,因为这种碗都是当时的民窑利用淘泥废弃的瓷土制作的,质地粗糙,人们称它为“渣胎碗”,以前认为它的销路只会在江西附近的农村地区,没想到它们却千里迢迢销到了南京。后来在北京、四川、日本等地区和国家都有出土。

这类粗瓷碗与其他器形的民窑青花粗瓷一样,虽然瓷胎无法与官窑精品相比,但它们的纹饰却不同凡响,是民窑画工开拓出的与官窑瓷绘完全不同的艺术风格。它简练豪放,却并不简单草率,它率性天真,却并不幼稚粗疏,画工们将节约工料成本与艺术追求很好地结合起来,找到并创造出崭新的艺术语言,达到了极高的审美境界。

明初,景德镇民窑开始为民间大量生产日用青花器皿,就是在这种当时最普通廉价的日用粗瓷上,景德镇工匠创造出粗犷自由的“一笔点画”表现手法,一反传统祥瑞题材图案中的端正恭敬,工匠们笔下舒卷缭绕、飞扬流动的青花云气纹、青花花鸟图纹等,线条自由奔放,大胆得没有一点矫饰,就像是从画者心中自然流泻出一般。实际上也是如此。绘制青花粗瓷的工匠们都不可能是专业画师,他们按照自己的审美习俗选择装饰纹样,面对大众化的消费品,为了节约成本也不可能精雕细刻,于是可以随心所欲不讲究任何绘画约束的“一笔点画”青花绘制技法,就从这些最普通的工匠手中产生了。

云纹本是极具中华文化特色的传统装饰纹样。云行雨沛,滋育万物。从原始陶器开始,我们的先民就运用了云纹以表现心中的梦想。到明时,青花云纹的表现方式已极其丰富,卷云纹、流云纹、朵云纹、叠云纹、涡云纹、如意云纹……祥云之美,在青花瓷间弥漫飘逸,而江南远山平畴、晨曦暮烟的景象,是云气、水气、风和花草互相生成的天然画面,这些画面在明初之际,都被民间工匠们以最写意的形式表现在民窑青花瓷上。

以“一笔点画”为特色的民窑青花日用瓷,除了极具特色的云气纹,还有以各种花鸟鱼草为主的青花缠枝纹和借鉴草书的文字装饰。青花粗瓷是质朴的,而充满动感、一气呵成的云气纹、缠枝花草纹等则让人感到朴素和亲切。这种看似简单的装饰手法普遍受到百姓喜爱,从明清到民国的几百年间,这种青花装饰的碗盘杯碟,可以在中国任何一处地方发现。这些百姓日常家用的器皿,上面青花纹饰随意变形的笔触,有着任意挥洒、随意发挥的感性特点,却是物我相融、物我为一的单纯烂漫,是画者绘在瓷上的诗句,是江湖间的云霞雨雾晕染在瓷上的水渍,寻常生活中,让人可以听见山野间的草木藤萝在月夜下生长的乐音。

如果我们集中欣赏景德镇民窑青花瓷中那些大气磅礴的云雾,逸笔草草的花鸟,会发现它们的用笔和追求,与八大山人的作品风格非常相似。信笔一挥的青花游鱼,孤芳自赏的白眼小鸟,几笔便画出神韵的花草枝叶,将这些民间画工的佳作与八大水墨放于一处,很难否认它们之间声息相通的渊源关系。民窑青花中自由自在的天地,与八大不受羁束的艺术追求如出一辙,八大从当时随处可见的民窑青花瓷绘中汲取艺术营养,可说是顺理成章。可这些青花瓷绘,创造者是谁?没有谁能知道。他们就像广博深厚的土地,无声无息地滋育了八大山人这位一代大家。